人气排行
搜索排行

第915章 刘弈的小纠结

所属目录:我的狐仙老婆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22    阅览次数:131 Views

    第915章刘弈的小纠结

    “我说了,玩不起就别玩。”

    刘弈抱着胳膊,坐在那里,嘴里不疼不痒地说道,“你这种沒有钱又想壮大头的人,本少可是见的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作弊,和我有什么关系,我的钱也不是白來的。”

    沈潇云气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说话是要讲证据的。”

    刘弈摊开双手,“我人就在这,你说我作弊,说我出老千,拿出证据來,如果拿不出來,小心我告你一个诽谤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揪出你的原型來的。”

    沈潇云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想怎么揪,我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和你再赌一把。”

    沈潇云摸着桌子上的牌,“我要专人验牌,然后我來洗牌,如果你还能抓出一副大四喜來,我就承认你不是作弊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个提议倒是很有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刘弈点点头,“那就这么办吧,不过,你还有钱和我赌吗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,我赌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沈潇云咬着牙,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看來他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回本。

    “可以,倒是个很有意思的赌法。”

    刘弈笑眯眯地看着旁边的岛国女人和印度男人,“二位也要一起玩玩么。”

    “nonono,我沒钱了。”

    印度男人直接扯着嗓子喊道。

    岛国女人也是摇了摇头,安静地坐在一边。

    她也是在麻将场上混了多年了,一眼就看出來,这个华夏男子是真正的玩牌高手。

    但沈潇云显然不信这个邪,他找來赌场的公证人,让他换了一副新的麻将,然后验证完毕。

    “准备被我拆穿吧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几声,然后一个人洗牌,开始摆牌。

    刘弈抱着胳膊坐在那,任凭沈潇云做完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來吧。”

    沈潇云得意洋洋地摆好了牌,然后对刘弈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能记住所有的牌,但还是记住了几张风字牌。

    这些风字牌被他洗到了不同的牌堆里,无论那个华夏阔少掷出几点,都无法抓到所有的风刻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可别输的哭鼻子。”

    沈潇云看着刘弈,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哭鼻子的不一定是谁。”

    刘弈笑着说道,同时丢出了骰子。

    按照点数,他开始抓牌,抓的都是沈潇云面前的牌。

    沈潇云心中乐开了花,自己身前貌似只有两个风,一个东风一个北风。

    这一下,那小子输定了。

    自己也全神贯注地盯着他,若是他作弊,自己一定能够看见的。

    刘弈抓了一手牌,码在自己身前,也不看,就对着沈潇云笑。

    “翻过來啊。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沈潇云冷笑了,“如果是大四喜,我就给你一千万,然后滚出这赌坊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刘弈点点头,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他一根手指在所有的牌上划了过去,然后伸手在桌子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麻将纹丝不动,而他身前的这一手牌却直接翻了个身,亮在众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本來得意的沈潇云,瞬间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亮在众人眼中的十三张牌中,十二张风刻齐刷刷地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纷纷发出惊呼,看着刘弈的目光如同看着怪物一样。

    有这手法,那真是吃喝一辈子不愁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沈潇云直接就跳了起來,然后伸手翻开了其他的牌。

    之前他记得那些摆在那的东南西北风,此时全都不见了,都到了刘弈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,我之前看到的牌呢,都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像是发疯了一样,在牌中找來找去。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刘弈伸出手,拿走了沈潇云最后这一千万的筹码。

    沈潇云真的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那三千万可是他这次到上海做生意用的钱,本來是想到赌场里玩笔大的,然后回票走人的,结果沒想到,眨眼之间,这三千万就都到了别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三千万啊,就算是烧也不会沒的这么快啊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请冷静……”

    赌场的工作人员连忙过來安抚沈潇云,而沈潇云却如同发疯一样。

    “都滚开,我冷静,我拿什么冷静,这人出老千,难道你们都看不到吗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,请冷静,我们已经调过录像了,这位先生不曾出过老千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放的牌难道我不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沈潇云一百个不甘心,一千个不服气,他说着,冲上來,一把揪住了刘弈的领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到底是怎么作弊的。”

    沈潇云在刘弈面前大声咆哮着。

    刘弈也不生气,任凭沈潇云放肆。

    果然,两个保安冲上前,把沈潇云一把按到,制服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诸位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刘弈拿出几个十万块的筹码,分别分发给这些工作人员,“实在是敬业,來來來,一点小意思,拿去花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这位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您需要私人保镖吗。”

    刘弈出手阔绰,让在场的工作人员无不想抱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再看之前潇洒的沈潇云,现在跟跟一个小丑一般。

    刘弈也不心疼这些钱,反正都是别人给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玩的很愉快,谢谢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刘弈站起身來,把抽成交给赌场的工作人员之后,不理会那沈潇云的咆哮,转身就往赌场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两个兔女郎在他身后依依惜别,还各种想逃出刘弈电话來。

    刘弈当然不会把电话给这两个妞,他直接坐着电梯出了赌场。

    爽啊,实在是太爽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随便出來赚赚,就到手三千万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个负责的好师父啊。”

    刘弈忍不住自夸,“像我这么好的师父,还上哪里找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。”

    林彤终于忍不住跳出來吐槽道,“还说自己不在乎人家赵雅莉,这为了赵雅莉,都做出这么过分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我只是单纯的赢点钱而已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弈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骗得了别人,也骗不了你自己的心。”

    林彤用尾巴戳着刘弈的鼻子,“你以前可从來不会做这种事的,你这分明就是嫉妒心作祟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。”

    刘弈听到林彤这么说,也觉得自己这一次的确是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还用我说么,你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林彤一撇嘴,“要是真不想让赵雅莉约会,就直接去告诉她不得了,何必搞这些有的沒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……我和赵雅莉只是师徒的关系,我又不是她男朋友,怎么可能阻挠她这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尤其一想到赵雅莉离开时候那落寞的神情,刘弈心中就有些犹豫起來。

    他若是直接插手,那两个人以后的感情,恐怕真的会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现,刘弈还是选择了逃避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别后悔,本姑娘是懒得说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彤给了刘弈一个鄙视的眼神,然后化作一道红光,消失在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自己这么做真的是错的吗。

    刘弈也不知道,他也不想在思考这些事了。

    天已经快亮了,刘弈直接走到这大宅子旁边的一个无人的房间里,盘腿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用月梦心法把这房间的大门紧锁,然后就开始继续修炼自己的月梦心法。

    九阳神力和月梦心法如同一阴一阳,阴阳交泰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不过月梦心法相比九阳神力还是弱了一些,而且只是个心法,并不构成力量,无法做到真正的阴阳循环。

    或许自己的便宜师父韩宇新说的对,如果吸收了九阴妖力之后的话,自己身体内的力量就可以达到一个真正的大循环。

    自成宇宙。

    那才是真正的大境界,不过,要想得到九阴妖力,只有两条道路。

    要么和张芸芸啪啪啪,要么杀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哪一个……貌似都很难。

    前路障碍重重啊……刘弈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走下去。

    刘弈只能坐在这宅院当中,继续巩固他的月梦心法。

    月亮围绕着太阳,仿佛忠诚的守护者。

    而刚刚平静的上海海岸,忽然又涌动出一个巨大的漩涡來。

    一条白龙趁着夜幕从旋涡中呼啸而出,然后化作一个身披银甲的俊俏男子,落在了岸边。

    男子手中攥着一把银枪,海水湿答答地顺着他的铠甲流淌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刘弈,敢乱我四海,我一定要取下你的首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挥手中的银枪,身上的水珠顿时都甩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一身清爽地站了起來,然后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“刘弈,你就算怎么藏,也藏不住你身上那股龙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眼睛望着一个方向,“我已经找到你了,等我來取你的项上人头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脚下踩着祥云,就想飞过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候,他忽然面色一变,然后倒退一步。

    一道红色的雷电突然从天而降,轰的一声,劈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地面安然无恙,但周围的花花草草全部枯萎了。

    “神族神罚。”

    银甲男子大吃一惊,面色大变,抬起头來,望着前方雷电后面出现的一个绝美女子。

    那女子身上披着黑红色相间的袍子,吃着床脚,踩在两团火云上,淡淡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为何还会有神族的存在,他们不是早就灭绝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又去问谁。”

    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艾伶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,脸上一点感情都沒有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ems12306.com/book011/4890.html
本文标签:, ,
下一篇:
上一篇:

抱歉,评论被关闭

 
最新章节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