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气排行
搜索排行

第934章 债主

所属目录:我的狐仙老婆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23    阅览次数:135 Views

    第934章债主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是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看着那堆满了人群的舞池,缓缓问道。

    他旁边坐着一个穿着黑西服的男子,男子面貌十分的平凡,好像往人群里一丢,都沒人能把他给找出來。

    如此平凡的脸,实在是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样的男人,却一直陪伴在小黑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酒吧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翘着二郎腿,手里夹着一根香烟,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成为人,就要來这里,懂得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好乱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皱起眉头來,似乎不是很喜欢这。

    “人类的世界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男子叼着香烟,抽了一口,慢悠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杂乱,不堪,充满了肮脏,和黑暗。”

    他吐了个烟圈,“看到了吗,这里的人多么的疯狂。”

    小黑循着他的手指,往舞台中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舞台中的男男女女,疯狂的跟着音乐的节奏扭來扭曲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人躲在角落中,一个劲地发抖。

    “他们几个……怎……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问道。

    “嗑药磕多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很淡然地回答道,“人类想要追求极乐,但他们又沒有方法,所以只能求助于药物,不过药物只能让他们达到暂时的极乐,之后只会让他们再次跌入地狱,这就是人类,愚蠢,又贪婪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是人类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错,你还想做人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想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依然坚持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主人就是个人类,只有人类才会拥有朋友,才会有人陪伴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特殊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男子弹了弹烟灰,说道,“说不定,你可以成为很伟大的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想成为……神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触摸着面前的酒瓶,“只想……成为……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不管你选择什么,我都会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……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你的同伴,你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男子对着小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的声音里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西服男子点点头,小黑也跟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两个女孩子走了过來,直接坐在了他和小黑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让小黑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这两个都是酒吧陪酒女,穿着连衣短裙,露出白白嫩嫩的大腿。

    西服男子旁边的那个女人显然不是第一天出來做了,过來之后立刻倚在他的怀中,然后娇滴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來喝酒嘛,输了的人要唱三只小熊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调皮啊。”

    西服男也不客气,手直接从女人的领口伸了进去,随意地揉捏。

    女人**起來,媚眼如丝。

    小黑看着他的模样,也转身看着自己的女伴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來,在这女伴的胸前笔画了一下。

    女伴的脸微微红润起來,好像有些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“人……都是这样……的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对不起……我才出來做不久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子红着脸说道,“要是有什么冒犯的地方,你千万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为什么……要做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心中好奇,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想赚钱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子低着头,说道,“我家里穷,所以只能辍学做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钱……很重要……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先生您觉得不重要吧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神色黯然,“但对我们这些人來说,很重要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钱……的意义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呆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一定是个大老板吧。”

    女孩有些羡慕地看着小黑,“当老板的就是好,从來都不用为钱发愁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罗莎,你可以叫我莎莎。”

    女孩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莎……莎莎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重复着这个名字,叫着叫着忽然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莎莎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,你的声音很有磁性呢,先生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笑起來,笑容很好看,小黑竟然看的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“那老板,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罗莎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……小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黑,这个名字好奇怪呦。”

    “很……奇怪吗。”

    小黑歪着头,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些奇怪……不过,倒是也挺别致的呢。”

    罗莎又笑起來,“不如,以后我就叫你小黑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似乎也有些开心起來。

    “啊,小黑哥,等一下,该我上台跳舞了。”

    罗莎站了起來,“要看我的表演哦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走向舞池。

    舞池的中央是一个不是很大的舞台,上面会轮流换上几个领舞的美女。

    这次轮到的是罗莎,她上了台,跟随着音乐的节奏开始舞动起來。

    这女孩子舞的特别好看,她身段很好,也很有节奏感,一时间吸引了下面好多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妞还挺不错的嘛。”

    黑西服笑呵呵地看着小黑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而他怀里的女子也站了起來,起身走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她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支比较特殊的香烟,然后抽了起來。

    似乎因为香烟的原因,这女人抽的越來越兴奋。

    最后她直接坐在马桶上,颤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此时坐在沙发卡座上的黑西服男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类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舞曲十分钟一换,台上的罗莎跳下來,直接回到卡座这。

    “小黑哥,你看我跳的好看嘛。”

    罗莎熟络了很多,轻轻挽着刘弈的胳膊,问着他。

    “很……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你要多來看我啊。”

    罗莎靠着小黑,她觉得这个男人能给她一种从來都沒有过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一定……來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点点头,罗莎顿时又开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旁边忽然走过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醉汉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拎着酒瓶,另一只手搭在了罗莎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小妞,在这边坐着多沒意思,來,來陪陪大爷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,松开我,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罗莎惊慌起來,推开那男人的手臂。

    醉汉顿时大怒,一把抓过罗莎的头发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的,臭婊-子,还他吗跟老子装逼,老子今天他吗的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醉汉说着,一巴掌就要向着罗莎扇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候,小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來,然后伸出了手,攥住了那醉汉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他吗谁,要管老子的闲事吗。”

    醉汉狠狠地瞪了小黑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黑哥,小黑哥……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罗莎依然被那醉汉揪着头发,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开……她。”

    小黑手掌一用力,醉汉的手骨顿时发出咔吧咔吧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明显是骨裂。

    骨裂有多疼,起码能让一个正常人疼昏过去。

    醉汉虽然沒昏死过去,但也惨叫连连,眼泪鼻涕横流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小黑抬起一脚,踢在那醉汉的胸口。

    醉汉直接飞了出去,然后砸翻了一张桌子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打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看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都乱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看來,他越來越接近人类了。”

    黑西服眼中闪过一丝惊喜。

    “吗的,他敢对我们兄弟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拍死他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大汉貌似是醉汉的同伴,立刻虎视眈眈地走了过來。

    周围的酒保纷纷上來劝,而黑西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打吧,损失我会赔偿的。”

    黑西服端起酒杯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而几个大汉已经到了小黑的身前,小黑直接一脚踢在大理石桌面上。

    这桌面顿时飞了起來,然后撞在了那几个大汉的身上。

    如此沉重的一张大理石桌面,竟然随便被踢飞了,周围的客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罗莎也吃惊地捂着嘴巴。

    “沒人……敢……动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黑伸出手來,轻轻抚摸着罗莎的脸颊。

    罗莎有些发呆,跪坐在那里,就这么看着小黑。

    “人类啊。”

    黑西服看着这一幕,继续品酒。

    “真是种有趣的生物。”

    小黑把罗莎抱回到沙发上,那几个大汉躺在地上,估计一时半会是起不來了。

    在这边小黑闹起來的时候,另一边的刘弈,正目瞪口呆地看着熬素素。

    “什么,小黑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熬素素脸色有些羞愧,“是我不好……沒能替你留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沒关系……不怪你,只是我有些惊讶罢了。”

    刘弈捂着自己的额头,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黑,应该是你的本命宠物吧。”

    艾伶问道,“他怎么会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……”

    刘弈忽然抬起头來,看着艾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小黑的,还知道他是我的本命宠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艾伶也皱起了眉头,“是啊,我是怎么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起什么了吗。”

    刘弈有些激动,拉着艾伶的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啪嚓。”

    一对血红色的手铐立刻锁住了他的手腕,艾伶怒道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碰我了,你这个色-狼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刘弈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为啥让小妞比自己法力高这么多,太让人郁闷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熬素素立刻举起自己新的长枪,“放开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护花使者很多嘛。”

    艾伶讽刺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素素,沒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刘弈赶忙阻拦熬素素,“的确是我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。”

    熬素素吃惊地看着刘弈,“第一次看到服软的你啊,这个女人还挺神奇,她到底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么。”

    刘弈苦笑一声,“她是我的债主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ems12306.com/book011/4909.html
本文标签:, ,
下一篇:
上一篇:

抱歉,评论被关闭

 
最新章节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