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气排行
搜索排行

《我的狐仙老婆》正文 第1014章 熬夜奋战

所属目录:我的狐仙老婆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24    阅览次数:141 Views

    第1014章 熬夜奋战

    刘弈拉开了房门,沒想到门外不是别人,正是刘恩熙。.

    此时刘恩熙喝的醉醺醺地,醉意朦胧地看了刘弈一眼,然后用韩语骂道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家伙……你,你果然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刘弈擦冷汗,这妞怎么跑來了,大半夜的,难道跑这里來醒酒不成。

    “你找错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刘弈说着,就要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而刘恩熙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气,突然就这么闯了进來,一把抱住刘弈,吻在了他的唇上。

    刘弈一时间有些惊呆,靠,老子被人强吻了。

    不过强吻自己的人,并不是自己喜欢的对象,尤其这女人口中还带着点烟味,让刘弈不喜欢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一把推开了刘恩熙,然后说道,“刘小姐,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刘恩熙恼怒起來,借着酒劲嚷道,“有两个钱而已,就可以这么糟蹋我的尊严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刘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,他只是不喜欢刘恩熙嘛,倒也沒有糟蹋人家尊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你尽管糟蹋吧。”

    刘恩熙彻底放开了,说的刘弈目瞪口呆,卧槽,节艹呢,下限呢,这女人为了上位已经不顾一切了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有钱,是个非同一般的男人,沒关系,我接受,就算你有其他女人我也接受。”

    刘恩熙开门见山地说道,“我家庭背景很干净,你可以娶了我,除此之外你想玩多少女人都沒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跟我做交易。”

    刘弈抱着胳膊,玩味地看着面前这个自作聪明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沒错,可以这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刘恩熙点点头,“像你这样的男人,娶我这种级别的明星算是一种身份吧,你娶了我,我们各玩各的,互不干扰,岂不是皆大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很欣赏你这种敢于说真话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刘弈说道,“不过,你怕是找错了对象了,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,我不会和不喜欢的人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,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刘恩熙觉得很可笑,道,“你这种家庭的人,怎么可能会娶到自己喜欢的人,别小孩子气了好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你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刘弈呵呵一笑,“我所有的一切都和我家里无关,这些都是靠着我自己打拼出來的,我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刘恩熙根本不相信,不依靠父母,可以打拼出如此庞大的身家,怎么可能,韩国是一个上层社会已经饱和的国家,整个上层都被那么几个家族牢牢占据着,下层的人沒有方法挤入上层。

    华夏的环境似乎能好一点,但不靠这家里自己独自打拼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,甚至能影响韩国的大家族,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神话,还是小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只会选择一个喜欢的人结婚,你那种和不喜欢的人结婚的想法,才是真正的不成熟,不要打扰我了,我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刘弈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你,你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刘恩熙觉得自己已经真的沒节艹了,“既然如此,那我当你的情人,当你的小三,当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何必如此呢。”

    刘弈听的有些诧异,这个女人到底要闹哪样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是当红么,为何一个劲地要和我沾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刘恩熙很直接地说道,“可能我现在还在当红,但早晚有一天,我会老,一旦我容颜不在,我就不会继续红火,所以,我必须为自己考虑一条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是你的后路么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完全复合我的标准,长的不错,身家好,又不让我讨厌,所以,我决定依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错算盘了,我对你沒感觉。”

    刘弈很干脆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刘恩熙皱起眉头來,她咬紧了嘴唇,忽然一伸手,直接脱掉了自己的旗袍,露出里面精致的娇躯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闹哪样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女人可就在浴室里洗澡啊,外面这妹纸脱光了是要干嘛。

    有沒有搞错啊,难道自己最近犯桃花,不对,不是自己犯桃花,而是自己的人民币犯桃花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下了决心,今天你别想沒个交代就赶走我,你喜欢的女人在里面对么,她看到咱们两个现在这个样子,你觉得你能解释清楚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大喊一声非礼呀,你觉得你能解释明白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刘弈忽然压低了声音,眼睛里露出一丝杀气。

    他真的动怒了,这个女人,让他心烦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触怒我的底限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本來还在洋洋得意的刘恩熙,忽然感觉到一阵寒冷,背后都有点冒凉汗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……怎么一瞬间变得那么可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,之前导演是怎么说我的么。”

    刘弈眼神中透着冰冷,“我可是靠着**发迹的,你惹我,可要做好送命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别吓我,我可不是吓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自己去打听打听,红星集团的司令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刘弈拿起一旁桌子上的水果刀,在手中玩了个漂亮地刀花,“红巾军就是我一手建立的,如果我需要,你可以彻底在我面前蒸发,保证谁都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弈一甩手,手中的水果刀顿时脱手而出,当的一声,擦着刘恩熙的耳朵,扎在她身后的门上。

    刘恩熙吓得差点尿出來,这个男人,好像真的不好惹。

    她直接哭着从门口转身跑开,连衣服都忘了穿了,刘弈心想,反正这女人好像住在隔壁,也不会丢大人。

    刘恩熙跑回房间,连房门都來不及关,灯也忘了开,就缩在床上直发抖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真的吓到了,但她想了半天,忽然想明白一个问題。

    如果刘弈真想对自己下手,恐怕早就下手了,何必的说那些。

    他归根结底,还是为了吓跑自己啊,可恶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真的太狡猾了,想摆平他看來真的需要时间和功夫才行,或许,还需要一点点的小手段。

    刘恩熙正算计着,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。

    莫非那家伙想通了,來找自己了。

    刘恩熙十分欢喜,把被子一蒙,躺在里面等着刘弈主动上门。

    哼,我就说嘛,怎么可能有男人会拒绝自己。

    估计这家伙把自己赶走就后悔了,现在偷偷溜过來想和自己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也不是处了,混到今天这一步,也不知道跟多少导演,制片睡过了,多睡个刘弈又如何。

    不过刘弈应该不知道,自己下面有梅毒,以前和一个导演睡,谁知道导演有这个病,给自己传染了,想治疗,却总是不能根除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沉重的身体压了上來,然后掀起下面的被子。

    刘恩熙好心提醒一句,“戴套子……”

    沒想到,对方实在太心急,一下就长驱直入,顶到了刘恩熙的里面,让她脑海一空,也忘了下面的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嗯嗯啊啊,各种啪啪啪,一时间被如流苏,翻滚不停。

    三分钟之后,刘恩熙还沒能快活起來,对方就射在了自己里面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心中暗骂,靠,还以为多强壮呢,原來也是个快枪手,哼,中看不中用啊。

    她掀开被子,准备抽根烟,然后跟刘弈好好谈一谈接下來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她一开床灯,顿时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刘弈,分明是那个秃头制片人啊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会是你?”

    她惊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,太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制片很享受地躺在床上,美美地回味着,“我终于如愿以偿地上了你了……嘿嘿,放心,不会让你白睡的,以后有好机会,我会关照你的。”

    刘恩熙哭笑不得,同时心里又把刘弈骂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那个该死的家伙……自己早晚要让他臣服。

    就在制片和刘恩熙啪啪的时候,王语筝也洗完澡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到床边说了几句贴心话,忽然听到隔壁传來嗯嗯啊啊和啪啪啪的声音,立刻气氛就有些尴尬起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王语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刘弈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“三分钟就完事了,看來制片该补补肾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制片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沒事,老婆大人,夜已深,我们也该就寝了吧。”

    刘弈笑眯眯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,还早呢……我们再说会话吧……”

    王语筝赶忙摇摇头,惹得刘弈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嘛,每个人都有第一次,來,我关灯了。”

    他像哄小孩似的,先关上了灯,然后慢慢搂着王语筝,倒在了酒店柔软地大床上面。

    王语筝感受着刘弈的气息,呼吸忍不住有些加重。

    交往了这么久……今天,今天终于要把自己交给他了么……也罢,反正早晚都是他的人,早一天,晚一天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此时隔壁又传來了叫声,刘弈心说,制片人真是好姓质啊。

    看來,自己也不能落后,该來一场轰轰烈烈地彻夜奋战了。

    刘弈的嘴唇,吻在了王语筝的耳根上面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ems12306.com/book011/4989.html
本文标签:, ,
下一篇:
上一篇:

抱歉,评论被关闭

 
最新章节
随机推荐